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又是一年六月六

2018-10-29 12:35:27

又是一年六月六

曾经,它不是我的梦,更象个玩具,被自己粗心玩捏。当它离得越来越近,想占有它的心,变得如此强烈。它却象条绳索,将我捆紧,此时,才知道,它不是玩具,玩具是自己。贴三篇心情日记,跟大家分享,一路走来的点滴。 2006.6.28 考得不好。他说,没事。她就真的没事了。 车子往家走,音乐里,一些细节在飞。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他们走在相同的路上。 过于关心,每考一场,都CALL.有次,居然不复机。一个人生通闷气,还是决定去考场等。三小时,见他疲惫走出考场,就忘了生气,笑问,考得好不好。然后,不停说话。感觉肚子饿了的时候,飞奔那条闻名的夜市。他们喜欢那里的拉面,羊肉汤,孜然粉,香菜叶,还有路边免费的吉它。 路上,碰到化缘的和尚,拉着要算命。从没兴趣,那天,居然停下,任和尚拿手看相。轮到他时,和尚说了很多,记得结尾那句:考试及格。笑声,穿过灯光,在夜色里肆无忌惮。 记忆是一味绝美的调剂。 无所事事。翻那堆一直没看的书,那堆书,是个笑话。那个黄昏,大红条幅上写着:10元三本,买三送二,她直接的翻译是10元5本。精美的铜板纸,漂亮插图,化妆美容心灵鸡汤,不知取舍,好容易挑出五本,要付帐,伙计突然大声叫唤:所有书籍,全部免费赠送。引来一群,慌张地抢。他事先知道似的牵了孩子远远笑,她由得意变得沮丧,拣便宜与拣垃圾差别原来那么大。 一页一页翻,其实并非全部垃圾,你看这句:人得到慰藉的惟一方法,是看到别人和自己一样痛苦。想起考完科时,心情那个差。后来,陌生的他们都说难,她就不那么难受了。再后来,有位考生说,涂答题卡时,没做完的就ABCD随意涂,权当有奖竟猜。她就笑了,人性真阴暗。 世界杯没捧走,继续伪球迷。不知别人看到意大利与澳大利亚摆一起怎么想,她想到的是海滩,两国迷人的海滩。出场时,意大利蓝,象地中海的眼睛;澳大利亚着黄色,莫名想起烦躁的沙漠。人心真的很微妙,似乎一早,结论便暗示于胸,的唯心。 不认识球员,免去了先入为主的干扰,只管看。球从一只脚滚到另一只脚,后面,无数双脚朝它奔跑,放慢的镜头里,一双超过另一双,靠近,靠近,终于有一只脚触到它,球改变方向,跟着的心才舒口气。又或者,守门将球顶出场外的尖叫,射手进球后极喜而泣的狂欢。喜欢这样的镜头,激情,奔放,力量。看见脉搏里流动的血液,听见生命里原始的跳动。 喜欢世界杯,缘于体育,不为足球。 2007.6.23 考前第38天,她捡起了书本。那天登陆校,系统说离考试还有38天,所以这个时间记得清楚。一起报名的四人,三个放弃了,她一直犹豫,有时想考,更多时候,不想考。心如空气里的浮尘,无法沉静,看不下书。再说这种考试,即便通过,不一定能带来实质效益。他也劝放弃。决定考试,受了五一假期的影响。 五一长假,有几天在他所里过,见他同事若干。闲时,他跟她讲同事轶事。道貌岸然的律师,背后的猥琐,令她吃惊。其中一位,每天,女人坐公交为男人送午饭,男人,很多晚上,把时间和金钱,花在酒楼女子身边。也许一切皆有因果。她无心深究,却看到了危机。其实这种危机,很早以前,未婚时,就有过。那时,她辞职,希望他能帮,他没有伸出想象中热烈的手,要好的朋友,也没有。那次,她流着泪明白:这世界没人可以依靠,除了自己。职业不能使人性更高尚,他同事,敲醒了她心底沉睡己久的误解。 累而充实的38天。1月份报考的四科,因时间紧放弃两科。她把校课件下载到MP3上,随时随地,办事途中,失眠夜晚,醒来个动作。那段时间,因听太多,耳都麻木了。每礼拜双休,她去他办公室学习,早上9点到晚上6点,除了洗手间,基本不出门。六月二日,星期六。孩子对她说:老师说了,今天要爸爸妈妈带我出去玩。她谎称要上班,话没说完,泪水己在孩子眼里打转。她硬着心出门了,晚上回来,买了孩子喜欢的贝壳和西瓜。孩子欢天喜地,她心里,不是滋味。 手腕上的表链越来越松,从不吃的炒在蔬菜里的瘦肉,她开始吃了,一碗的饭量增到一碗半,连公司百年不变的早餐白稀饭,也喝两碗。她感觉自己象一头牛,而考试是套在脖子上的犁具,自己也不知那来的劲,硬硬的把38天拉了过来。 6.23日上午,税一,很简单,简单得令人生气。早早交卷,找地午餐。陆续有人进来,都是同道中人。她有点烦,两盘菜,多得怎么也吃不完。 下午1.30,头有点昏,冷水洗完脸,依然昏。天气毒热,考场没开,过道里,拥挤的人们表情严肃,她拿起,想聊天提神,存储号码从头看到尾,没有合适的,哑笑。进场,坐定,签到考表。分卷时,猛然发现坐错位置。至此,完全清醒。 回家路上,素素看着窗外,说不出的轻松。满脑子计划,多久没逛的街,多久没玩的,多久没陪孩子渡的周未,补回来,全要补回来 2008.6.20 6.20下午考财务与会计。走出考场,脑里只有三个字:泡汤了。不是不会做,是没时间。总共两半小时,客观题,己花去1.5小时,涂完卡,剩四十分钟。很熟的知识,答案与选项总对不上,算三遍,还对不上,PASS.下一道,又对不上,时间就在翻卷换题与烦乱中过去。 他送她进考场,等她一起回家。滨海大道,她喜欢的一条路。一直沉默的她,突然想唱歌。她真的唱了。多久没看过这么蓝的天了,三个月了吧,为考试,放弃了周未,放弃了假日,放弃了逛街,放弃了聚会,,,,与考试无关的东西,统统放弃。唱着唱着,心就酸了。 吃完晚饭,主动带孩子去散步。以前,孩子要散步,总说:等妈妈考完试。虽然后天还得考,今晚,她想散步。家里太亮,阳台太小,她需要把自己,放到黑暗里。 孩子自己玩去了。她扒在石桌上,高楼把夜空挤得很小很小,小到满天,只一颗星星。找好几遍,就只一颗。青蛙、蟋蟀在肆无忌惮地叫,好象夜晚,只是它们的。 不知怎么,就想到高考,都过去快二十年了。那场考试,她不能释怀,有十年的时间。老师父母同学对那种结果作过种种善意猜想,并坚信那就是事实,只有她清楚,机会己从自己手中溜走。这一次,循环考试的一年,也暗自决定,是为工作作的一场考试。五一,独自在图书馆过,孩子缠着出去玩,谎称帮他借书,才肯放手。五月底,得知校实验班,不惜昂贵的学费,只为传说中比普通班多10%的通过率。端午节,家里有客,她去了他办公室学习,独自进餐。餐前配送一小粽,系有品牌:思念食品,她小口咬着粽子,那味道,真象妈妈包的。六月,没上班,请假在家学。怀着必胜的信念进考场,这种结果,是不是宿命? 宿命,思维停在这个词上很久,很久。也许,可以给自己多一次机会。那声音,象从地底冒出,却打动了她。不想后悔。给自己多一次机会,也是给自己,放生 【我要纠错】 :兔子

H65小规格黄铜管
U型铝方通
怎么治打呼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