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欧洲东进

2018-10-30 12:20:43

欧洲东进

马德里和华沙近看起来十分相像:两地都爆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活动。不过,聚集在欧洲这一西一东两个城市的民众,心里想的却不一样。

在西班牙,将市民聚到一起的是对经济和社会的绝望之情。人们走上街头去抗议欧盟强加给本国的紧缩政策,他们认为这些政策会把自己推向深渊。他们要求工作,以及工作带来的尊严和薪水。一些人的愤慨中还清晰地夹杂着反对资本主义和全球化的声音。

而在波兰首都华沙,示威者有天主教和保守派政党,还有名为“团结”的贸易工会,他们在立场保守的“玛利亚电台”的启发下,出于政治和文化目的——而不是经济目的进行抗议。这些人以捍卫自由为名,谴责现任政府过于持“中间立场”、不够“波兰”。

10年前,时任美国国防部长唐纳德·拉姆斯菲尔德根据欧洲国家对美国和伊拉克战争的不同态度抛出了“新”“老”欧洲的着名论断。理解有必要运用权力的“新欧洲”和退化为一种弱势文化的“老欧洲”(英国是个主要的例外),一个来自火星,一个来自水星。

马德里与华沙的示威活动的差别表明,新老欧洲的区别依然存在,尽管已经不是拉姆斯菲尔德的原意了。

当然,用日益繁荣的波兰和走向崩溃边缘的西班牙相比是不准确的。在整个欧洲陷入危机的背景下,波兰的经济也难言继续繁荣。目前波兰的失业率已高达10%——不及西班牙失业率的一半,GDP增长年率也在1%左右——西班牙则是负增长。但两国国内的情绪、它们对欧洲以及自己在欧洲扮演的角色的理解却是泾渭分明。

波兰虽然未加入欧元区,但却将欧盟视作其的归途。尽管和从前一样过分地惧怕俄罗斯,但波兰已经完全接受了美国将战略重心从欧洲大陆转移的事实。有鉴于俄罗斯看起来比以往更加怀念其帝国传统的现状,这又有什么可指摘的呢?但考虑到乌克兰的政治形势,更不用提白俄罗斯,波兰不能再梦想着一个东方的未来。波兰的道路就是西方——但不是美国式的西方,而是欧洲的西方。

波兰正在从德国这个西部邻国和亲密盟友的经济增长和繁荣中受益。两国的和解是双方迄今以来取得的成就,而且波兰可能,或许也是历史上头一次,在正确的时间身处正确的地点——靠近柏林。

相比之下,西班牙看起来正在南行——即使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也是象征意义上的。但西班牙坚决且合理地反对拿自己和希腊同日而语。有鉴于该国现代化的基础设施、有活力的年轻企业家及其享誉国际的高质量文化产品,西班牙人显然是对的。

但西班牙越来越将欧洲视为一个问题,而不是一个答案。该国人民并不是太想脱离欧元区(或者让自己所在的地区从西班牙独立出去),相反,西班牙希望保持现状,也就是维持一种在很大程度上因当地气候而生的生活方式。

对波兰人来说,欧盟依然是一个实现现代化的工具,而西班牙人却越来越将它等同于对自身尊严,甚至是精髓的攻击。同一联盟内的成员国为何会有如此大的情感差别?欧盟又如何能在如此鲜明的等级区分之下继续前行?西班牙人听说自己被拿来与希腊人同日而语时感到冒犯,波兰人发现自己被拿来和西班牙人比较时感到震惊,法国人不愿和意大利人相提并论,等等等等,像个地狱螺旋。但就在上世纪70年代佛朗哥倒台后,波兰人还嫉妒西班牙呢。

此时我回想起1978年与波兰历史学家、政治家布罗尼斯拉夫·盖雷梅克的一段对话——当时我俩在美国华盛顿特区共享一间办公室。他当时认为,波兰和西班牙在某种意义上有一段相同的历史。两国都无法将现代性融入自己的体制,也都在经历了15世纪末-18世纪初这段辉煌的历史时期后陷入衰退。波兰甚至一度从欧洲的版图上消失,成为那些邻国贪得无厌的牺牲品。

就在波兰看起来深陷历史悲剧之时,西班牙在1975年恢复民主,并迅速在欧洲重新树立起自己的地位。就在我与盖雷梅克那番对话的11年后,共产主义离开波兰,该国在2004年完成“回归”欧洲的大业。

今天的波兰人不相信欧洲在欺骗他们。在波兰,你几乎可以在任何地方看到切实的迹象表明欧盟的支持:这里一座桥,那里一所学校。相反,在西班牙,对欧盟幻想的破灭已经取代了早期被称为“Movida”的黄金时代(1977年-1983年——译者注)西班牙人的热情。这个现实是否继续,将很有可能决定欧洲的未来。

(作者系法国国际事务研究所高级顾问)

本报 兰晓萌 编译

上海货运公司
闸门出售
预付款保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