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信息港
军事
当前位置:首页 > 军事

第五百二十一章骗中骗

发布时间:2019-06-25 17:35:09 编辑:笔名

小说屋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将门凤华正文卷 第五百二十一章 骗中骗(小说屋 )“我趁着英英刚死,还是热的,便背着她到了河边,然后抱着她跳了下去。后来的事你们就都知道了……英英,英英……”张仲柳说着,抱着李英英的尸体,又哭了起来。姜砚之皱了皱眉头,“就你这点力气,能够把人背过来,显然别院离这里不远。人到底是不慎滑倒掉进荷花缸里死的,还是推进缸中淹死的,一瞧便知。”刚才高银芳追踪的时候,他们还在巷子口望了一会儿,将那巷子走到头,便能够看到河面了,离得十分的近。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婢女,急匆匆的冲了出来,她一看到躺在地上的李英英,便嚎啕大哭起来。“王妃,王妃,这是怎么回事……墨桃早就说了,叫你不要相信那个无耻小人,你偏生不听。”那个墨桃说着,吸了吸鼻子,对着张仲柳骂道,“这个卑鄙下流之人,我家娘子,清清白白,怎么可能同你一道儿殉情,你不要污了她的名声!我们李家,乃是书香门第,是讲究理法,我家娘子既然已经嫁了人,便不会同你藕断丝连!”墨桃说完,又抱着二皇子妃嚎啕大哭起来。姜砚之叹了口气,“先弄清楚,人是怎么死的吧。”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到了小别院门口,说是小别院,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寻常的民宅,只有一个不大的院子,里头种了好几颗梅花树,在墙角,放着一个巨大的荷花缸。小虽然小,但却十分的雅致。姜砚之挥了挥手,所有的人都围着那缸,站成了一个圆圈。他蹲下来,看了看地上的痕迹,勾了勾嘴角。“诸位请看,这里有什么?”闵惟秀伸长了脖子一看,“有脚印,很奇怪的脚印。”那地上的脚印,很长很大,前头小小的,像是脚跟,后头大大的,也像是脚跟。姜砚之点了点头,“惟秀过来,我们给大家来演示一下,如何会出现这种奇怪的脚印。”闵惟秀来了精神,姜砚之向来都是叫路丙来演示的,终于轮到她派上用场了。“惟秀你背对着荷花缸。我们两个站得很近,你往后退,我步步紧逼,你再往后退,小心一点,已经顶到荷花缸了。然后,我抓住了你,你转身面对荷花缸……好的,我们一起跳开,让大家伙儿对比一下脚印。”姜砚之说着,牵着闵惟秀的手,跳到了一旁。王府的侍卫简直没有眼看,他们的大王,简直是无时无刻不秀得一手好恩爱!高银芳抽了抽嘴角,表示深有同感,你自己解释一番不行么?非得同惟秀来一个深情对视,还手拉手。“哎呀,雪地上的两排脚印,简直是一模一样的。”姜砚之点了点头,“张仲柳,你在撒谎。如果李英英是不慎滑倒进缸中的,那地上应该有打滑的痕迹。但是并没有。”“这是疑点之一;疑点之二,便在于,这个院子十分的小,荷花缸就在书房的窗户下面。李英英若是滑倒掉进去的,只可能是她在看梅花的时候,想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地点来画画,于是不停的倒退,倒退,然后滑倒后仰着进去了。”“她那么大一个人,若是摔进去了,一定会发出巨大的响声”,姜砚之说着,指了指书房的窗户,“按照你说的,你在里头准备笔墨纸砚,没有听到动响。那是不可能的。”“疑点之三,大家注意到了吗?我叫惟秀一直退一直退,退到那缸的边缘之时,又叫她转过来,面对着荷花缸……这是因为,一旁李英英的脚印,虽然被雪覆盖了一些,但是可以明显的看到,她只有一个面向着荷花缸的脚印。”“她若是倒退失足跌入的,为何又会转身面向荷花缸呢?”“因此,我大胆的推断,事实的真相是这样的,张仲柳同李英英,因为某事发生了争执,张仲柳步步紧逼,李英英万般无奈,只得倒退。然后张仲柳猛的将她扭了过来,按进了荷花缸之中……李英英被淹死了之后,张仲柳才做了后来为了掩盖她死亡真相的那些事情。”“张仲柳,你一而再的撒谎,只不过为了掩盖你是杀人凶手的事实!”张仲柳还欲狡辩,姜砚之又接着说道,“你或许要说,凭着几个已经有些不清楚的脚印,我便推断你是凶手,你很不服气。但是没有关系,如今李英英刚死不久,身上的很多痕迹,都没有浮现出来。”“再等上一等,你加诸在李英英身上的所有罪恶,便都会显现出来了。尸体,是会留下遗言的。”“李英英同惟秀的身量差不多,刚才惟秀站到缸边,那边缘刚好在她的腰部。是以,她被推着压到缸边的时候,腰间可能会留下淤青。然后面对着缸的时候,腹部顶着缸的部分,也可能出现淤青。你抓住她,要将她按下去,力气一定会十分的大,在她的身上,是会留下痕迹的。”墨桃一听,扑上去对着张仲柳又抓又挠起来,“果然是你,果然是你,是你杀了我们娘子,我们娘子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杀了她啊!”张仲柳一听,愤怒的将墨桃一推,“她对我好?你们李家人脸可真大,明明是攀龙附凤,移情别恋之辈,竟然还自吹自擂什么名门世家,书香门第,我呸!”“李英英打小便同我有婚约,这一件事,我没有撒谎,原本我们都说好了,等我中了进士之后,便成亲。可是李家看都二皇子眼见着就要飞黄腾达了,又瞧上了英英做二皇子妃,便故意同我做了一个约定,说我今日年若是高中,还将英英嫁给我,若是我门落孙山,这门婚事彻底作罢。”“我在国子学,虽然不是案首,但也不是籍籍无名之人。为了这场春闱,我已经准备了三年,夫子都说,我是一定能够高中的。可是今年放榜,我却榜上无名。”“原本今年不中,再考一年便是,可是……可是……一定是李家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这才暗中使了手段,让我落榜的。”小说屋

淮安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平顶山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阳江专治癫痫好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