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破纹夜 第五百一十一章──二宫

发布时间:2020-01-17 00:58:03 编辑:笔名

破纹夜 第五百一十一章──二宫

第五百一十一章──二宫

在听到徐焰把赤壁中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后,众人也是陷入沉默。

事情影响太大了,特别是许世昌也曾感受到那股灭世般的凶意。若是让这样一头凶兽脱困而出,那真可以说是整个世界的大灾难了。

而在听到那已经绝迹了世间的佛门宗派的传承,他们也是有点茫然。毕竟佛门宗派,在云丛书阁那些已失传的上古卷藏中,可是曾经的世间大派。真要说起来,也只有另一大派──道门可以与其并肩。

佛道两宗,在千年前称霸整个大陆,就像现在的南北双方一样。

只是两者都是一个宗教的信念,双方虽然不太和谐,但却也没有什么凶险的战斗,与现在南北双方恶劣的关系不同。

只是现在的两宗早已失传,哪怕在佛宗仍有像极道寺这种存在,更多的是只得其形、不见其神。佛宗传承主修心,讲的是禅意。哪怕当年不语在一处获得的佛门传承,只是残破的传承,及其两门绝学而已。

真正的佛家理念,那种修心修身修禅的佛家法门早已失传。

特别在听徐焰说着那九位若放在当今世上足以横扫天下的九位高僧以身化柱,封印大凶之兽时,他们一个个不禁肃然起敬。

而在听到徐焰将伽义圣僧的本命灵火刻纹入宫后,他们一个个都面色古怪,但同时却又理所当然。云府非寻常宗门,里面的便是非常人。

非常人行非常事,像徐焰以火入纹的,他们闻所未闻。

而拿取一名千年前的高僧的圣火刻纹入宫,也是变得有点更合理了。

「小师弟,待你恢复过后我们来测试一下你新获取的能力。」

徐焰闻言点了点头,既然卓师已经在查看,他再担心也是无用。而且他对于自身的变化确实也是有点好奇。他闭目感受了一下自身,却是睁开双眼:「现在就可以了。我感觉到身体状况出乎意料的好,彷佛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宋之轩微笑:「好吧。」

只见他的掌心出现一卷画。

对此,徐焰已不像当初在云试中那股震惊其手段。而这四年间,他们已经多次进入大师兄的画中世界。他知道这是大师兄宝具──【墨天画】。

宋之轩把徐焰收进去后,也跟金千机道:「六师弟,你同样甫刚突破,也正好与七师弟切磋切磋,交流一下。」

金千机微笑一下:「好的。」

呼……

微风吹过,金千机同样消失在原地不地。

许世昌沉默片刻,缓缓开口道:「大师兄,我在那片荒漠上,感受到有尸纹道的气息。」

「我很担心,小师弟在荒漠上遇到的那名青年,同样是来自尸纹道。」

宋之轩看向窗外的天空,有点感慨:「终究还是按捺不住吗?」

「先别跟小师弟说,待卓师确认结果再与他谈谈。」

许世昌闻言点了点头,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面上露出复杂之色。

宋之轩见状笑着安慰了一下:「怎么了?想起往事了吗?别多想了,先看看六师弟与七师弟现在的境界。」

许世昌闻言点了点头,把目光落在墨天画卷上。

…………

画卷里,草原一望无际。

徐焰、金千机凭空出现在其中。

徐焰摸了一把光头,然后挥动着手臂彷佛伸展身体:「看来你也获益良多。」金千机闻言一笑:「突破了。」

徐焰嘿嘿一笑:「我也是。」

他们在说的突破,是二宫境的突破。

而这二宫境的破境,又与一般纹者的不一样。

因为他们修的不是现今世代的纹者修练方式,单以肉体及纹力打通六宫然后注入纹力的简单修练方式。他们现在修练的,是上古时代,没有纹师、没有纹者之分,只有单纯纹修的修练方式。

当中虽然阶级划分与纹者一样,但突破的难度比起现今的纹者难上数十倍。

像徐焰在突破二宫境时,他的精神力同样需要在一纹境才能够成为真正「纹修」定义中的二宫境。虽然徐焰、金千机本就已经在一纹境能够虚空筑纹。

但当他们破境三宫时,精神力便要达到十纹境;

四宫时,精神力便要踏入百纹境;

因为纹修,修的是真正的大道,神识与肉体并肩而行,不分你我,方能走到世界的彼岸。这样肉体与神识同样修行的壮大,早就被当今修练体系放弃。

人力有时穷,更不要说时间有限。

很多修者一辈子的肉体也未必能打通第二宫、很多纹师的神识一辈子也未能突破十纹境,又哪里有那种精神与心机旁修别系。而且肉体与神识同步修行,说的是两者互连互通,并非单纯的一路向前走。

当中难度非当今修行体系的世代能够相比。

只能说现在所谓的纹者与纹师,是被简化了无数倍的修行体系。

…………

而云府中人,修练的便是困难之道。

也正因如此,云府只收天才绝艳之辈。若非天资出众,根本无法走上这条困难的修行之道。

徐焰停下了他那挥舞手臂的动作,右手伸出。

熊……

只见一团乳白色的火焰落在掌心,熊熊燃烧着。

「这便是【怒火】?」

徐焰好奇的盯着掌心中的白色火焰,也是泛过一抹好奇。

看似徐焰在西漠赤壁那四力合一震天动地的一掌,但其实徐焰自身没有太多的感受。他更多的只是一个力量的媒介,让其释放出伽义千年前就准确好的力量。

对于怒火真正的感受,他这还是初次。

当他调动起【怒火】后,便感受到异样。首先出现变化的,是内心的情绪。一股怒意凭空而生,但这次与那初得【怒火】时彻彻底底的怒意不同。

这股怒意很安静。

如果说初得怒火时的怒意,是熊熊燃烧着的柴火,现在的怒意像是油灯上的灯火。很安静,甚至没有太激烈的波动。但只要靠近,仍然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那股热力。

在这股怒意刚生,心宫的天火琉璃心脏便有了反应。

心脏跳动得比平常更快,更剧烈。

炎发几乎瞬间便生长出来。

上海远大医院专家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心脑血管科在线咨询
安阳白癜风
贵州治疗牛皮癣价格
治白癜风石家庄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