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神煌 第二八七章 没卵蛋的(第二更求推荐求月票)

发布时间:2020-02-15 21:06:55 编辑:笔名

神煌 第二八七章 没卵蛋的(第二更求推荐求月票)

一剑格开,宗守是懵懵懂懂的,看向了上方处≯里全是奇怪之sè

“嗝,你为何要用剑刺我?我又没惹你周围众人,才刚刚惊异于宗守的反应与剑速,这时闻言,都心中一个咯噔,暗道这少城主,怕是已经醉糊涂了

而那黑衣老人,则是一惊之余,又气的一笑〗口黑sè剑影,一前一后,再次穿击而来被识破了隐奖法,干脆就不再掩饰,利剑疾行,带起一阵阵锐啸只是穿透空起时,带起的罡风气啸,就将那青条石铺成的地面,纷纷掀起

宗守账折,几乎是本能的,手中长结点,正好击在那黑sè剑影的剑尖之上

正yù一点一带,将之打退,就觉一股缠力袭来黑sè飞剑,竟然围绕着他巾旋绕,直接往他的手腕削去

“嘿嘿,这御锦有点意思!”

宗守目光,顿时一亮也不惊慌,直到那凌厉剑风,已经迫及他的手腕时≈中的剑,忽然如灵蛇一般振dàng起伏,弹震巨力,直接便将那黑sè剑影,直接抖飞而后又再次一敲,击在那另一口黑sè长剑之上

立时又是铿的一声锐鸣!交击的霎那,那第二口黑剑也如先前那口同样,意图是盘旋而上却还未来得及缠赚就有股螺旋气劲爆发,直接被强行打飞

一时间是尘沙飞扬,在那青石地面,划出了一道百丈深坑!

近乎是轻描淡写,把这两口剑迫开≮守的意识里,才恍恍惚惚的悟到了一些,猛地抓住了什么而后眸子里,却是骤闪日辉

“唔,明白了你是魔山宗的人!我杀了你们好几个,怪不得你要偷袭我应该!应该!先前那个葵弃也是一样,结果好像被我斩了?”

就在那黑衣老者,目眦yù裂之时≮守浑身气机也骤然一变凌厉至绝,仿佛化身为剑,绝世无匹!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暴戾之意,充斥其内而宗守的目中,也同样是怒炎升腾,戾气尽显

“不过你们对我动手无妨却偏要来打我家依人的主意魔家手段,自当如此只是此怒难消,我打不过你却一定要揍你一顿,才能心甘!”

甘字声落,宗守腰间的九麟剑,就已经出鞘凌空赫然隐现九头麒麟影像,须臾间就已绽放处无量炎华毫无花巧的的直接一剑,往那黑衣老者斩杀而去

那魏旭‘嗯,了一声,轻轻挑眉感觉是自己的hún力也在这瞬间被‘借,去了不少

“想借就借,居然更能约束自如♀本事可当真不凡”

武道借势固然不容易,这借用‘hún力,却更是困难的办法,就是借助功决灵阵之助

那九麟剑,赫然也是使用的大日剑意亿里天堑之隔,也仅仅只一瞬时光

也就在魏旭才刚刚惊异出声,黑衣老者把头抬起之时九麟剑已经化光斩击而至

老者目光一缩,而后袖间,又是一道剑影,如毒蛇吐信一般穿出细不到二指,间不容发间,与那九麟剑的剑刃交击

那下方诸人,立时就只见一阵闷雷炸裂就连那原本兵刃交击之声,也全数被掩盖

十几位玄武宗师,即便是站在这坚固无比,有天然罡力

可压制一切真气灵能的铁罡殿前,也觉是难以承受

而那黑衣老者,虽是仍旧立于虚空下方五十丈处的地面,却被生生压出一个宽百丈方圆,深处亦有二十余丈的凹痕

这才惊觉,这二人看似bō澜不惊,仿佛平平淡淡的交手却是俱有如斯威能!因将所有的真气灵力,都凝聚到了极处,不漏于外♀才不显山lù水,声威全无

“魔葵残剑,原来又是一个没卵蛋的你们魔山宗,什么时候变成了魔葵宗了?”

宗守朗声一笑,脑内近乎无意识的嘲讽着亦是手持着雷翼剑,脚踏着虚空

而下面的林诗娜,是忍不住扑哧一笑她是魔门之人,深知魔门内的情形◎年前魔葵宗,曾经乃是当世不逊太灵的绝顶大宗后来势微,宗门零星四散其镇教宝典《魔葵剑典》的一部分残卷,被魔山宗所得初时还好,可后来习练魔葵残剑的,就占了魔山宗弟子的七成被宗派界与诸多修行之士,讥嘲了许久

忽然之间,她对这女婿的恶感,就减了不少不过下一刻,林诗娜的面上,又血sè全失

只见宗守的速度,是越来越快全不顾生死,往那黑衣老人的方向直接冲撞过去!

老者也是一声寒笑.虚空那两道黑sè剑影,直接横削而去≈中的二指柔剑,亦是一剑挥出先前是诡异快疾,此刻则是狡滞碍,就仿佛是巾之上,压着一堵巨山♂轻松松,就把那再次斩来的九麟剑,强行打飞!

紧接着却又一声惊咦,只见宗守的身形,到四十丈处时,就仿佛在虚空消失了一般,在原地只留下一个虚影

灵觉之中,却又感觉凌厉锋锐之气,以超乎人思考极限的速度,从那黑sè剑幕中穿过,直指而至

几乎毫不犹豫,老者就撤去了原本的剑意,那二指剑也再次诡诵快速如故

他此刻已看不出宗守身影,直接全力一剑,往那大致的方位刺出

你要杀我,必先受死!

果然那光影未至,便被迫一个转折剑气就再次变幻,又是凌空扫下

黑衣老人这次却是想也未想,又是一剑回刺♀次却是近乎巧合的撞击在一起

而后一阵气爆响彻!无数碎散的剑劲刃风四下横扫所过之处,只要接触到实物,立时就是将之击肋解,本来方方正正,齐整的山巅,顷刻间是剑痕满布

宗守仅仅只被迫退稍许,就又再次剑风击来那口四阶的雷翼剑,几乎被击发到了剑内的兽hún雷翼阳蛇,亦是现出了解!

二人之剑,近乎是同样的快,也同样是凌厉难当在虚空中交对,须臾间就是近百余次

便连那九麟剑,也与那两口黑sè剑影,不酮的交锋碰撞兵刃交错之声,就如珠落玉盘,连续不绝只是那声音,却刺耳的可怕似乎轩辕依人这样,修为不够的,已经避入到那铁罡殿

而宗守现于众人眼中的身影,居然还是汪在原地←个身躯渐渐耀眼,宛如是一团烈阳,悬于当空而那刺出的剑,就仿佛是射出的光,连绵不尽

庞大的雷霆,更从虚空中纷纷灌注而下将宗守的身影缠绕,更将那雷翼阳蛇,壮大到了,在巾之上,扭曲腾动几乎恢复到这头四阶精兽之hún,生前全盛之时借助雷力推动,将那剑速,又再推三成!

旁人还不觉什么,黑衣老者却是瞳孔已经缩成了针状他好不容易,才适应这宗守的速度节奏,却不意对方,却还能更上推一阶!

此刻空有一生的本领,却都他无法也没时间用出,甚至都想不起来只有那魔葵残剑,拼尽全力使剑速更快,再快一点!魏旭正了正头顶上,已经歪掉的儒冠,也是若有所思,口里碎碎的念:“狂霆剑意,大日剑意二种剑意,居然融为一体怪不得,他有自创剑诀,融百家为一的自信若然被二师兄知道了,必定要羞惭无地当年他是什么时候办到的?不记得了,反正是天位之后,呵,也不知那位节之主日后知晓,会不会气得跳起来?所谓群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师傅,我果然如你所言

,别具慧眼,精明果断不过,这个人虽非睫,这手锦却真是了得以宗守的身体,居然到现在还没崩溃∏因那螺旋劲气之故么?也亏他能想出这种奇功出来,冲破天人之障嗯,还有三息,多三息之后,就该到极限不然这孩子,身体就要崩溃”

那剑气交错,几乎是以横扫之势,把这玄山之顶,彻底夷平光是逸散出来的气劲,就把这南北万丈方圆的山峰,削平了十丈!

轩辕通初时还能镇压护持,结果却只几十息后,就渐渐无奈的,退到那铁罡殿,只将这石殿牢牢护住只有当那剑光斩下,要将这偌大玄山生生斩裂之时,这才出手,一拳击出,将之粉碎!

可绕是如此,整个千丈玄山,也依旧是颤抖不绝无数泥沙,滚滚而下」下方的玄山城,一片慌乱

也就在下一瞬,宗守的身躯,所化的那团烈阳,终于破碎

一口二指软剑,剑气喷吐,就仿佛暴涨了千百倍一般,将那‘大日,彻底绞碎

而宗守的身影,也是被倒飞出了两百丈开外№上的衣物,已是粉碎了大半,也多出几道深可见骨的剑痕

而黑衣老者,则是面带不屑的一拂袖,将身前的血舞挥散

轩辕通身后的众人,面sè都是一白知晓宗守,终是败了而魏旭则摇了摇头,准备出手

可下一瞬,却只听那宗守状似疯癫的哼声响起:“你个没卵蛋的东西,这次可真让我火大了!”(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