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谨以此文悼念我家乡的遇难矿工同胞

发布时间:2019-11-10 22:41:49 编辑:笔名

谨以此文,悼念我家乡的遇难矿工同胞

江宇北京大学化学学院2000级 今天早晨11:45分,我在教室收到一条短信:安徽淮北矿务局卢岭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60多人已经死亡,还有23人失踪。我就是淮北人,从小也经常在矿区玩耍,今年寒假我还到这个矿做过社会调查。看到这个消息,觉得有必要把我对矿工,对煤矿的一些看法写出来了。 可能大多数人对于“事故”二字的感受仅仅停留在概念上,而我知道,对于煤矿工人,这两个字则显得尤其残酷。我没有下过井,但是我的长辈和哥哥们有不少是矿工,仅仅听他们对于井下生活的描述,就足以让人恐惧: 现在,煤矿的许多矿井都实现了机械化开采,但是还是有一些边边角角,大规模机组无法施工,只能靠靠人手工劳动。几千米长的巷道,在几百米深的井下,暗无天日不说,宽的地方能走下一人多,窄的地方只能一个人走,甚至只能弯着腰,爬着过去。这仅仅是说轻装上阵,仅仅是走路。而矿工们还要背着设备干活,还要忍受缺氧,滴水,和空气中的粉尘。 在这样窄小黑暗的环境中,一旦发生了塌方,透水或者爆炸,不要说体力消耗和心理上的恐惧已经使得他们没有力气跑,就是跑得动,有地方跑吗?名副其实的“灭顶之灾”。在我们那里,矿工的工资算是比较高的,大概是96年就有每月一千多,然而很多人都认为,只要有办法活下去就不要下井。一个煤矿工人平均的劳动寿命是年,也就是说,20岁开始挖煤,到了30出头,体质就和六七十岁的一样,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还不算各种各样的职业病。 还有五花八门的事故:小时候我简直是象听童话一样听人讲煤矿事故有多么可怕:印象深的是下井的电梯失控,自由落体几百米,等落地的时候,巨大的冲击力真的会把整个人压扁,甚至一个钢笔帽从井口落下去就足以使人毙命。还有在黑咕隆咚的井下巷道,地下水,瓦斯气,那一个泄漏都足以使整个工作面上几十,几百人丧命。 在这种劳动条件的摧残下。很多矿工,刚刚三四十岁,就已经是满脸的邹纹,弯弓着的腰,沙哑的嗓音,黑黑的皮肤。矿区的生产也是三班倒。我一位同学的父亲上夜班,白天在家里睡觉。又一次我们在那同学家吃饭,觥筹交错,闹声喧天,我们担心:会不会吵着你爸爸睡觉?他有些黯然的说:晚上干这么累的活儿,你怎么可能叫的醒他?我们有时候叫他起床,怎么都叫不醒.... 我不知道这次事故原因是什么。就我的感觉,我感到我们那的煤矿对安全还是很重视的。我记得是有死规定,每个矿的矿长必须每星期下多少次井之类的,这些年,也没有听说这么大规模的事故,但是死一个两个人的事故还是有几次。这种大的国有企业,在安全方面还是必须注意的,这一点确实比小煤窑好得多。但是,既然在地面上,再完善的设施都没有办法避免交通事故的发生,在井下这种恶劣的条件下出事故也是难以避免的。但是,这不足已成为(如果有人)玩忽职守的理由,如果真的有,他们必须受到惩处。 今年春节,温家宝总理下到井下和矿工共度春节,这条给了我更大的震撼,因为我知道煤矿下面的环境险恶。我想学着李昌平对总理说:总理,矿工真苦,矿工真危险。您亲自下井慰问他们,我和他们一样感动,我也希望,您能够尽快帮助煤矿解决一些现实的问题:由于资金的缺乏和政策性负担的严重,矿务局进行劳动安全保护和技术开发的资金已经越来越捉襟见肘,由于整体煤价还受着人为压低的限制和勘探资金技术的缺乏,煤矿不得不守着宝贵的资源而另起炉灶,捧着金饭碗要饭。我知道,在非典猖獗这种关头不该再增加您的负担,但是希望您别忘了我们的矿工。 还听说过一件事,也是今年春节,吴邦国同志去内蒙古的煤矿考察,在矿井边上,看到有的工人带着一个方方的盒子,而另一些工人没有。就问这是怎么回事,回答,这是为了在京下防止缺氧的救急设备,是工人的生命线啊。为什么只有一部分人带了,还是资金的问题。是缺乏资金导致技术更新和勘探落后,又进一步导致技术低下的恶性循环。 其实,我们的煤炭资源是丰富的,就淮北的来说,按现在的产量,至少还可以开采一百年。我们的矿工,是勤劳,聪明,朴实的。我接触到的矿务局的一些领导,也是很有战略眼光和开拓意识的。所以,只要国家给了正确政策扶持不,不是扶持,因为煤矿本身并非缺乏自生能力,只要国家给了煤矿公平的竞争环境,煤矿是会度过暂时的困难的。中国的资源禀赋决定了煤炭必须为国家的现代化提供主要的能源支持,我相信中国的煤矿工人能做到这一点。 谨以此文,悼念以身殉职的矿工同胞。

英超
河西物联网云平台
干燥设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