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我是半妖正文第六十八章无耻

发布时间:2020-01-20 12:59:04 编辑:笔名

我是半妖 正文 第六十八章:无耻

“树爷爷!”

“树老头!”

香月二人面上焦虑,两人想要上前助他一臂之力。虽然狐树老头与那人同为安魄强者,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之间的巨大差异,交手片刻功夫,狐树老头已然负伤,可那人却依旧立在那里,纹丝不动,毫发无损。

狐树老头一摆手,制住她们二人动作,道:“你们去牵制住那两人,他我自有办法对付,小苏,你也去辅助她们二人。”

“好。”陵天苏点了点头,虽说狐树老头未必是那人对手,可也不能让他们三人联手而上,三位安魄强者的合力强攻,可不是狐树老头能抵抗的。

牧片风却笑了,看着狐树老头如同看一个不知死活的小丑,道:“你是安魄中期,而我是安魄强者,你我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可别说你有什么手段想越级打败我,离天树,这么多年了。你蜗居在这个小小的天凰山,怠于修炼,却置身投入于药理之中,如何能与我对抗?”

狐树老头满不在乎道:“打不赢,那就嗑药咯,反正我药多。”说完,狐树老头抹了抹嘴角鲜血,掏出一个金色药丸,一口吞下。

牧片风眼角一跳,将那金色药丸瞧得真切。

“通天丹?想不到你竟有这种好东西,只不过,只不过当这通天丹的后遗症爆发之时,就算不用我出手,也足以要了你一条老命。”

狐树老头服下通天丹之后,体内伤势瞬间痊愈,一身气势节节攀登,顺息散发着安魄强者的气息。

“嘿嘿这个就不劳你费心了。”狐树老头口中猛喝一声,一道道金色龙鳞布满他的全身,衬得他一身皮肤金黄一片,有了通天丹的辅助,气息大涨,肌肤堪比玄金赤铁。

牧片风神情凝重,心中惊诧,这通天丹中似乎还惨夹了一滴龙血,不能大意了。

狐树老头身体宛若游龙,飘荡之间瞬间袭向牧片风面门,牧片风淡淡一笑,根本不与他硬拼,双手朝天大张,一道玄黑两色光芒自他头顶浮现,化作一个半圆将他包裹其中。

牧片风面露不屑的看着被挡在圈外的狐树老头,他形成一道防御之势,并不是怕了狐树老头,孤傲的他只是觉得没有必要浪费多余的元力去对付一个靠嗑药来提升自身能力的人,哪怕是这样耗着,也足以耗干他。

“镜花血月!”

“天罗地!”

香月二人一上来,就使出强杀招,毕竟对方可是两位安魄,若此时还敢有所保留,那简直是自寻死路。

牧连焯心中烦躁,两个小家伙天赋不错,好好活着不行吗?非要来自寻死路,屈指一弹,只听“叮”的一声,香儿就被轻易弹飞,再凌空一挥,毫不留情的挥倒月儿。

陵天苏从香月二人左右分开的正中间,持刀凌空而上,方才对付大量蛇群,已耗费他大量元气,此时他脸色苍白,压榨着体内所有元力,战到。

牧连焯面露不耐,真是林子大了,什么小蚂蚱都敢上来挑战他,身体微微一侧,躲过陵天苏这明显后继不力的一刀,一脚狠狠踏在陵天苏胸膛之上,胸膛瞬间凹陷,骨骼尽断,口中狂喷鲜血,仰面而落,落地之时,胸膛上那只脚依旧停留在那。

香月二人挣扎起身,她们先前对战之时,牧连焯只是略施惩戒,现在却对陵天苏下如此狠手,显然是铁了心是要他小命。

牧连焯看着脚下陵天苏,漠然道:“小子,当初来和亲,你可曾想到会有如今的下场。”

陵天苏身体一震,声音如同破风箱道:“我还真从未想到过你们会如此无耻。”

牧连焯眉宇闪过一丝怒气,足下微微用力,几根断骨刺入内脏之中。

陵天苏疼得倒吸冷气,手指深深扣入土地之中,强行抑制住身体因为疼痛的颤抖。

“老贼!放开少爷!”

香月二人心疼无比,顾不得他们之间的差距,脑中只想着如何与他拼命。

牧连焯恍若未闻,淡淡道:“良平,那两个丫头交给你,我与这小子的账,我要好好跟他算算。”

牧良平脸上瞬间闪过一丝复杂神色,随即消失不见,笑道:“三哥你就放心吧,两个受伤的小丫头,不足为虑。”

牧良平轻飘飘的落在香月二人面前,轻声笑道:“二叔,这两个小丫头长得好生标志,反正都要杀了,不如死之前便宜便宜小侄,如何?”

香月二人脸色瞬间惨白,南北两族厮杀之际,竟然还有人不忘提出这种无耻要求。

“无耻老贼!你若敢动她们一根头发,我要你断子绝孙!”刚才还一脸平静的陵天苏仿佛受了极大刺激,顾不得压在胸口上重如泰山的那只脚,奋力挣扎着。

“断子绝孙?哼,好厉害的口气。”牧良平不屑冷笑一声,指尖掠过一道寒芒,划过月儿额角,带下一缕秀发。

“我就动了,你能耐我何。”

陵天苏挣扎的愈发激烈。

月儿眼中平静,道:“少爷您放心,我与香儿就是毁了这副身体,也绝不会让他碰我们一下。”

陵天苏心中急迫万分,相处多年,他如何不知她们二人是什么性子,这样下去,她们会被逼死不可的。

光圈内的牧片风看了看神色激动的陵天苏,顿时了然,“如此,就随你便吧,不过看那二位定是不愿配合的,二叔帮你一把如何。”

“缚灵术!”牧片风眼瞳变得金黄一片,目光落在香月二人身上,另二人全身一震,顿时动弹不得,不能言语,就连转动眼珠都是十分困难。

缚灵术乃是北族之中高级武技禁锢之术,修得此术着可将一切有生命的生灵禁锢其身,牧片风却将比术用来强行逼迫女子就范。紧凭香月二人现在的修为,是怎么也破不了此术的。

牧良平却愁眉苦脸道:“二叔,你这样有个什么意思,跟两个木头一样,一点乐趣都没有。”

牧片风嗤笑道:“这缚灵术我不过用了三成功力,待你将这二女完全上手之后,再解开此术,接下来不就可以尽享乐趣了吗?”

牧良平一拍大腿,脸上喜不胜收,道:“好啊!如此甚好啊!”

陵天苏哪里还听得下去他们的污言秽语,急忙呼唤溯一,“溯一,帮帮我。”

只听到溯一懒懒的声音响起:“你要我怎么帮你。”

“打倒他们!”陵天苏眼中划过一丝狠色,无论什么代价!

“你不觉得你有点贪心了吗?抱歉,办不到。”

“可是香儿他们马上就要被那老东西羞辱了!”

“与我何干。”溯一的声音显得十分无情。

陵天苏顿时语塞,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才好,是啊,这是他的族事,与他人何干。

溯一的声音再度响起,“我只关心你的死活,别人怎么样,我懒得操心。”

“溯一……”

“而且我怎么帮你,我是灵体状态,上次在狩山里帮你强行提升修为,击退刺客,可是让我沉睡了好久,如今一下子面对三个安魄,你叫我怎么帮?”

不知为何,陵天苏听着溯一的喋喋不休,心里不觉有些安心,“若是你不想帮我,你便不会出来了,对吗?”

喋喋不休嘎然而止,是的,平时陵天苏没少呼唤溯一,他很少出现,往往在危机时刻,他总是一呼就应,刀子嘴豆腐心就是如此了吧。

只听溯一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我是没有实体的灵体状态,唯有借助你的身体,全面激活你体内的幽冥劫火,方有一战之力。”

“好,一切依你。”

“你放松神识,将身体控制权交给我。”

完全开放神识是一种极为危险的行为,弱对方稍有恶意,一个不慎,就会被对方夺舍,更别说溯一是活了不知几千年的远古器灵,夺舍更是轻而易举。陵天苏却顾不了那么多,依他照办,放松神识,只觉一股清流顺着手腕铃铛涌入脑海之中,恍惚间,陵天苏进入一个奇妙的状态,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态,却无法控制,就仿佛以一个旁观者的姿态蛰伏在这副躯体之内,不仅如此,原本黑暗的视线骤然明朗,如同黑夜破晓,他的眼睛再度恢复光明。

“这……这是?”

“小子,别惊讶,我的修为足以压制幽冥劫火,暂时眼睛复明,实属正常。”

原来只是暂时的,陵天苏心中有些失望。

牧连焯微微一怔,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陵天苏明明就被他踩在脚下,可不知为何,竟有种隐隐不可掌控的感觉。

“陵天苏”嘴角微微勾起,略显苍白的手掌突然抓住牧连焯的脚腕。

“小子,踩够了吗?”

牧连焯心中一跳,低头看着扭曲变形的靴子,瘦弱的手掌竟有如此大力,脚腕骨骼被捏的嘎吱作响。旋即,面色又是一沉,这豆丁个的小不点叫他什么?小子?真是混账!

“不知死活!”

牧连焯脚下狠狠用力,却发现根本无法踏下一分。心中震惊无比,刚刚还根本无还手之力的他,突然之间怎么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的电话是多少
滕州市精神卫生中心
南京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陕西治疗盆腔炎方法
河北能治男科的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