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余杭人民医院成首家设无输液门诊基层医

发布时间:2019-02-28 04:50:50 编辑:笔名

余杭人民医院成首家设无输液门诊基层医院_社会法制

感冒发烧怎么办?去医院输个液呗,见效快,大人不耽误工作,孩子也不影响学习。这是从我们儿时就已经养成的思维定式,看看近大小医院的输液室里,季节变换带来的感冒高发,让一屋子的吊瓶,仿佛一方密布的森林。不过,国家发改委曾公布过的一组数据让人心惊:去年我国医疗输液104亿瓶,相当于去年每人输液8瓶,远远高于国际上2..3瓶的平均水平,过度用药正在危害着人们的健康和安全。“减少不必要输液,实施无输液门诊”,12月1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医院的输液室里贴上了这样的标牌,这家医院在全国基层医院,首家实现了“无输液门诊”。16岁前,我孩子只输过一次液新院长要为输液室减负徐享是浙医二院的院长助理,现任浙医二院余杭分院(即余杭区人民医院)执行院长。今年8月1日,上任天,他对那一天记忆深刻。不是因为那是他的履新日,而是因为他在输液室里看到很多家长抱着孩子在输液,这场景让他萌生了改革念头。“邵逸夫医院是浙江首家实施无输液门诊的医院,2012年12月,浙医二院也实施了无输液门诊。现在,浙二每天有1.3万门诊病人,但只有100多人输液。我来到余杭分院后发现,医院每天接诊不过3000多病人,输液人数却高达500多人,这个输液比例明显太高了。”今年,余杭区人民医院和浙二战略合作,成立了浙医二院余杭分院。在决定实施无输液门诊前,徐享花了半个月时间对医院进行调查,他觉得这件事是非办不可的。“我在余杭分院的输液室发现,输液室里经常半数以上是孩子,其实普通感冒发烧咳嗽是小毛病,输液根本没必要。”徐享说,“我们常见的感冒咳嗽,一般治疗,也要天才见好,即使39℃以上的高烧,只要排除肺炎,也不需要输液。我的孩子现在读高中,16岁前,也只输过一次液。”设立无输液门诊医院儿科输液比例明显下降●设立无输液门诊,是不是就意味着以后病人来医院看病,都不能输液了呢?病人能认同这种治疗理念吗?徐享解释说,“目前,医院的无输液门诊还处在实施的阶段,像胸外科、神经内科、肛肠科等10多个科室的门诊已经全面无输液了;血液科、五官科、泌尿科等部分科室要根据医生诊断来限制输液;儿科和感染科门诊还处在尽量减少输液的阶段。”的走访印证了徐享的说法。昨天的余杭区人民医院一楼输液室,钱江晚报走了一圈,数了数发现有40多个孩子在输液。儿科医生说,近感冒咳嗽拉肚子的孩子不少。这么多挂吊瓶的孩子,真的个个都需要输液吗?随机采访了两个孩子。5岁男孩诚诚脸色发青,因为得了急性肺炎正在输液,妈妈说:“我不主张给孩子输液,但他前几天咳嗽,开药吃了不见好,后来检查是肺炎,我才让医生给输液的。”4岁女孩乐乐刚上幼儿园,昨天,爷爷奶奶带她来输液。奶奶觉得孩子是敏感体质,咳嗽吃了3天药片不好,“不挂盐水不行啊。”儿科医生苏畅说:“诚诚的病情的确需要输液,但乐乐没必要,应该再坚持吃几天药看看情况,是孩子家长太着急担心了。”实施无输液门诊才两天,医院做了统计,儿科的输液比例已经从去年同期的45%下降到34%,急诊和呼吸内科等输液比例大的部门,也有比例降幅。病人执意要输液医院会发放“输液风险告知单”习惯的力量是可怕的,那么输液风险究竟有那些?徐享解释:“简单来说,药液看起来是一瓶透明纯净的液体,但是里面包含了很多微粒,这些微粒进入人的血液里,会造成堵塞,时间长了会造成供血不足、末端坏死、缺血、血栓等情况。如果注射药物不当,还会诱发呕吐、发热甚至过敏性死亡,这样的案例不是没有发生过。”一下子全部取消门诊输液不太现实,余杭区人民医院副院长陶冶说:“接下来,医院还要加强分诊制度的建设。在2015年7月1日前,医院除了儿科和感染科门诊还要继续减少输液外,其它科室的门诊要全面实行无输液。”●如果医生建议后,病人依然执意输液怎么办?医院准备了一份《输液风险告知书》,告知书的内容是输液的风险提示,和徐享的解释基本类似。“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引导病人尽量减少输液对病人造成的不必要的伤害。”在杭州门诊不输液已有先行者实际上,在国内医院,率先提出“门诊不输液”的,浙大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属于一批。对此,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介绍称,不设门诊输液室,这是邵逸夫医院在1994年建院初就引进的美国先进管理模式之一。“很多到过邵逸夫医院的人,都对我们这座八角形的门急诊大楼印象深刻。其实除了新颖的设计之外,这幢楼还有一个独特之处,就是没有设置门诊输液室。”不过在当时的环境下,这种坚持是很不容易的。其中还发生了很多小故事——为了严管门诊输液,当时的美方院长韩德利一有空就在院内转悠,看见输液的病人就问你为什么要输液?你能不能吃东西?一次,一位患者一边喝可乐一边输液,韩德利认为这名患者的消化道功能良好,完全可以吃药解决问题,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还有一次,这位美方院长在值班室发现一名进修医生正在输液,他感到非常恼火,非得找出给他开药和输液的医生不可。浙医二院也是“门诊不输液”的医院之一。“2012年,记得当时正好JCI评审(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的认证模式),我们就正式启动门诊不输液,而且就坚持下来了。”医院药剂科副主任周权说。钱报调查发现,“门诊不输液”起初在国内只有少数医院在执行,但都是医院自身管理的严要求。换句话说,包括浙江在内,各级卫生主管部门都没有以行政命令执行“门诊不输液”,也没有全面推广。但今年8月,安徽省卫生计生委公布53种不需要输液的疾病清单,将“输液”的话题再次引爆。“门诊不输液”已成为很多医院合理用药的一种表现,越来越多的医院加入到“门诊不输液”的行列中,如北京航空总医院、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九江市一医院。在钱报采访过程中,绝大多数医生都认为,门诊不再输液看起来艰难,但符合现代医学规律。控制、减少直至取消门诊输液,既为病人减轻经济负担,也为病人提供更为合理的治疗途径。不过,很多患者对抗生素的危害认识不够,甚至主动找医生要求输液。如何说服患者,需要医生沟通,更需要医院在服务上的不断提升。开了不合理的药,直接罚了1万3门诊不输液,更多是为合理用药邵逸夫医院从建院初期就取消了门诊输液室,这在当时是一个挑战传统医疗的革命性举措。正是因为这样的坚持,医院药品收入占医院总收入的比例仅为35.19%,抗生素占药品的比例低至11.53%。在浙医二院,周权做过特别研究,发现“门诊不输液”的政策给医院和病人带来了不少“好处”。“一个是输液不良事件发生下降了很多;另一个是医疗成本下降明显。”周权觉得, “门诊不输液”并不是表面含义这么简单,而应该理解为对合理用药意识增强的一种表现。“不是说为了不输液而不输液,对于确实需要输液的,我们医生还是有自己的判断。”医院要为“门诊不输液”做好准备,让医生大胆执行。“比如我们药剂师就要考虑,针剂不用了,用什么药物来替代,不能让医生无所适从;同时我们医院会定期对门诊急诊点评,发现不合理用药的要处罚,我记得我们就有一个医生一次被罚了1万3千块。”除了逐步扭转人们的观念,管理上也要下功夫,邵逸夫医院的管理体现在一张《输液记录单》上——输液的理由被明确限定为“1、严重脱水,但不能经口服途径补液;2、由于其他各种原因不能经口服途径补液;3、严重感染性疾病需要静脉途径给抗生素;4、需要用药物仅能经静脉途径给予者。”通讯员 钱玲英 周素琴 方序 施雯 首席 李阳阳/文 梁津铭/制图

高烧不退浑身发冷发热
鼻子塞流鼻涕怎么办
风寒风热感冒的鉴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