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致敬大师之石凌鹤

2018-10-29 12:48:12

致敬大师之石凌鹤

阅读,只需一秒。精彩,尽在掌握!“我一生不忘两件事:一是,一直追随党,为人民谋利益,死而后已;二是,搞戏剧创作,为祖国文化事业贡献一份力量,除此之外,... “我一生不忘两件事:一是,一直追随党,为人民谋利益,死而后已;二是,搞戏剧创作,为祖国文化事业贡献一份力量,除此之外,别无他求。”——石凌鹤 石凌鹤同志就任江西省人民政府文化局长期间,以他的热忱,发掘整理和编导江西省的地方戏——赣剧、弋阳腔,对江西文艺戏剧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石凌鹤与高履平1974年石凌鹤与妻徐大妹、长子石慰慈1973年石凌鹤和孙辈在一起,左起第二为石兰,右一为石松1973年石凌鹤在余江创作《照天烧》剧本50年代石凌鹤与前妻高履平及其子女 1952年9月30日,江西省文化事业管理局成立。石凌鹤调任主持工作。年底,领导筹备江西省赣剧团,剧团组建后,首演《孟姜女》,由潘凤霞、卓福生主演,观众反响强烈,连演半个月上座率居高不下。 由石凌鹤亲自编写的赣剧《梁祝姻缘》,率先在舞台上使用唱词幻灯字幕化;服装、化妆都作了改革、加工,使其美化;基本统一了舞台语言;音乐上采用了乱弹腔中的浙调、文南词。《梁祝姻缘》 主演:潘凤霞 童庆礽 1953年5月,该剧在南昌市民德路赣剧院(原大世界)上演,一炮打响,轰动了南昌,观众一致赞好,认为赣剧易懂,唱腔优美,表演感人。一曲南词:“耳听得更鼓来山外……”更是家喻户晓、竞相传唱。先后赴武汉、长沙、上海、广州等地演出,获得一致好评,当时,领导和观众评价为“一出《梁祝姻缘》复兴了一个剧种!”《珍珠记》 1955年秋,石凌鹤督促江西省赣剧团挖掘整理弋阳腔的剧本、表演、音乐,而且要尽快抢救。个剧目就是《合珍珠》(即《珍珠记》中的《书馆相会》)。执教老师:俞六喜、郑水笙、龚大泉和王仕仁(音乐)。学习演员有潘凤霞、童庆礽、李菊香,程南豪记谱。俞六喜老师傅在教完了《合珍珠》之后,吐血病逝。 石凌鹤在改编《珍珠记》时,始终把握“继承遗产,发展更新”。抓住主题,进一步开拓,去芜存菁,丰富和突出了人物性格。在音乐上,尽量利用弋阳腔原有曲牌,从中选择,加以润色。该剧于1956年1月首演于南昌。1958年4月由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摄制成赣剧部戏曲舞台艺术片在全国放映。 1957年夏。石凌鹤为了纪念我国明代伟大戏剧家汤显祖逝世340周年,着意选择了“临川四梦”之一的《牡丹亭》(即《还魂记》)改译。同年12月,由江西省赣剧团用弋阳腔谱唱,成为中国戏曲史上次用弋阳腔演唱《牡丹亭》的盛事。 1959年7月2日,党的八届八中全会在庐山召开,江西省赣剧团为大会演出了《还魂记》中一折《游园惊梦》,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邓小平、陈毅、贺龙、邓大姐、康大姐、王光美等均观看了演出。《还魂记》主演:潘凤霞 童庆礽 毛主席看完了《游园惊梦》带头鼓掌,并给予“美、秀、娇、甜”的赞誉。1960年《还魂记》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成彩色舞台艺术片 石凌鹤对于创作《西厢记》有一段自白:由于江西省赣剧团的徐北轩同志等赴江西省都昌县调查高腔沿革,发现青阳腔尚有业余剧团存在,又请来南昌演出,使我耳目一新。我看了《拷打春桃》《新窦娥》等剧目的演出,深感安徽青阳将弋阳腔发展为优美的新腔——青阳腔,除“一唱众和”的演唱形式之外,更有横笛伴奏表现欢悦情绪的“横调”,轻松悠扬,非常好听,引起我改编《西厢记》的夙愿。 1961年8月,《西厢记》上本由江西省赣剧院一团首演于庐山。同年9月,续演下本于南昌。该剧导演高履平。 茅盾为新编赣剧《西厢记》题诗,诗云: 辛勤翻案谱青阳, 敢与前修论短长。 人物满堂谁胜, 柔情傲骨一崔娘。 香港一位文物收藏家和一位画家在南昌看完《西厢记》后,在香港大公报以《石西厢》为题,着文并赋七绝一首,诗云:“会真翻作石西厢,胜似当年关、董、王。演到佳期甜绝处,莺莺今信在南昌。” 石凌鹤老先生晚年由于中风导致半身瘫痪,却仍然忘我工作,一刻也没有停止对戏剧的研究,令人敬佩!双鹤书屋石老耄耋之年仍笔耕不辍 让我们铭记这位老人。 他的“三记一行”(《珍珠记》、《还魂记》、《西厢记》、《西域行》)以及《梁祝姻缘》,至今仍唱响赣剧舞台。他为赣剧事业呕心沥血,鞠躬尽瘁,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石老,我们永远怀念您!本文素材参考童翊汉、童伟华着《石凌鹤传》供稿:江西省赣剧院

海德公馆
电子回收
恒大翡翠华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