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百零六章隐世仙门

发布时间:2020-01-21 05:58:49 编辑:笔名

某巫师的神话时代 百零六章 隐世仙门?

视频打开后,由于是监控录像,所以并没有一点声音传出来。

韩盯着电脑屏幕,只见视频中显现出一个敞开大门的老楼厅堂,里面中间位置的几条长板凳上架着一副乌木棺材,两侧的墙壁上挂满了印着各种神怪的彩色长布,厅堂大门口的位置放着一个还残余着点点火光的火盆,而棺材前头则摆放着一张老人的遗像。

很显然,这是一个临时布置出来的灵堂。

“啧……”

韩微微张口,发出声响,对于这一幕他其实并不陌生,也并不觉得奇怪,他小时候老家也在那种小乡镇里,那时镇子上一些长辈过世的时候搞出的就是这副阵仗。

现如今,虽然国家已经全面施行火葬政策了,但乡下的一些地方在老人死后还是会弄这么一个灵堂用来办法事。

而且这一个多月以来,随着华夏各种灵异事件的出现,他作为处理这些事情的特异处长,也已经看过无数个与其类似的视频和文件了。

所以对于这些他早已见怪不怪了,真正让他啧啧出声,觉得惊奇的是……

他在这处灵堂里竟然没有看到一个人,哪怕是一个举办法事的道士或者老人的晚辈都没看到。

侧头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薛航,见他探手示意自己继续看下去,韩又将目光移到屏幕上。

之后接近一分钟的画面几乎没怎么变过,灵堂之中还是那一副安静空寂的样子,直到视频的时间跳到一分四十八秒的时候,韩才再次打起了精神。

双眼一凝,他只见在画面中的老楼厅堂前忽然出现了一个身着古代那种白色长衫的人,由于是背对着摄像头,所以看不清这人的面目,不过韩还是从身形上初步判断出这应该是一个女人。

除此之外,韩还敏锐注意到,这女人背后竟然凭空悬着一柄近一米长的宝剑,而腰间则挂着一个像是玉质的小瓶子。

“这……”

韩微皱起眉头,但没有出声去问薛航,而是继续往后观看下去。

只见视频中这白衣女人径直朝向灵堂走去,来到那乌木棺材旁方才驻足停下,伸手在棺材板上轻拍了两下,随即一挥袖将其掀开,而就在这一刻……

那棺材中忽然飞扑出来一个半透明的影子,这与韩这段时间所见的鬼物并没有什么两样,所以他并未显出丝毫惊讶。

但是下一秒发生的事情,却不由让他微微睁大了眼睛。

他看到那鬼物在飞扑出来后,看都没看那女人一眼就直接朝老楼的另一个房间飞去,看上去……好像是对这女人十分恐惧一样。

可还没等这鬼物飞出一米,就见那女人迅速探手凌空将其定住,随后便将其吸摄到手中牢牢抓住,看了它一眼后,另一只手拿起腰间悬挂的玉瓶将瓶口对准这鬼物,下一个刹那便见其化为一道灰白色的幻影迅速落入瓶中。

而后,这只露出背影的女人将玉瓶重新挂到腰侧,骈指一引、纵身一跃,便与她身后那柄宝剑化为一道流光,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到三分钟的视频播放完,韩眉头不由皱的越来越紧,一脸严肃之色,沉默半晌后,才转头望向一旁的薛航,问道:“老薛,这……”

“是不是觉得匪夷所思,我之前看完这个视频的时候和你现在的表现几乎一模一样。”

没等他问出声,薛航就提前打断了他的话,闪身走到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凝视着韩玉峰,眼中神色也显得严肃起来,道:“老韩,我觉得这件事必须得通报上层,让他们再度提高重视了。”

“嗯。”

韩点了点头,垂首沉吟片刻后,抬头问道:“老薛,你对这件事和视频上的这个人是什么看法?”

“从这视频的内容来看……”

薛航稍微想了下措辞,脱口说道:“这个神秘的女人无疑也是华夏的修行者,但却不是我们所知道的任何一个人。”

“而从她所表现出的行为来看,她也在做着和我们特异处以及那些道门中的修行之人一样的事情——对付那些不断出现的鬼物,不过她的举措和我们的所作所为有着明显的差异,她应该知道怎么有效的解决这些鬼物,这一点从刚才她将那只鬼物装入玉瓶中已经充分表明了。”

“而我们和那些道门修行之人现在只能打散那些鬼物,稍微削弱一些它的力量,根本无法消灭或抓住它们。”

“还有……”

顿了顿,薛航接着说道:“从这个女人御剑飞遁而走来看,我猜测她很有可能就是我们华夏传说中那些所谓的剑仙。”

“嗯,你和我的想法差不多一致。”

听了他这番话,韩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开口道:“我也认为这个神秘女人很可能就是剑仙,而她那个能装摄鬼物的玉瓶和一直悬在她背后的那柄长剑或许就是法器、法宝这一类的东西。”

“老薛……”

转口喊了薛航一声,韩忽而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就单单只是看这段视频,这个貌似剑仙的女人的实力显然已经远远超过我们已知的任何一个修行者了,她能抓摄鬼物、御剑飞行,这些都是现在的修行者尚且做不到的,而且……”

“我们无法判断这种隐藏于暗处,不被任何人知晓的强大修行者是不是就这神秘女人一人,或许在华夏还存在着很多隐藏于未知之地且自古传承下来的隐世仙门,而这些隐世仙门中弄不好还有很多像这神秘女人一样的神秘修行者。”

“我们……”

双眼紧紧凝视着薛航,韩瓮声道:“我们必须得做好坏的打算了。”

“嗯,我明白。”

薛航重重点头,看着对面老友闪烁不定的眼眸,他自然知道对方是什么想法,也很清楚像这种无法判断身份的神秘修行之人,或者说其背后连带的一批强大修行者乃至于……一个以及数个修仙宗门代表着什么。

对于国家层直管的特异处、对于官方来说,这种不知底细的组织毫无疑问直接就代表着隐患,同样也代表着巨大的威胁。

“老薛,接下来还是由你负责调查这件事,争取尽快与那个神秘女人接触上,但是必须得注意一点……”

韩想了想,吩咐道:“如果交涉上了,一定要保持友好的态度,不要让她对我们产生敌意。”

“你我都知道,对于如今这世界不断出现的变化,我国和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一样,可以说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只能被迫去接受一切,或许以后我们能从他们这些人口中得到导致世界剧变真相的一些信息。”

“好的。”

薛航应声点头,随即指着门说道:“那我就先走了。”

“嗯。”

得到回应,薛航再看了一眼对面椅子上眉头紧皱、头发花白的老友韩,没有多说什么,当即转身走出了房门。

PS:【求一下推荐票啦,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周五的中午应该就要上架了,希望大家到时能支持一下,拜谢。】

安陆市普爱医院怎么样
长春有治疗银屑病的好医生吗
哈尔滨治疗盆腔炎方法
长春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湛江妇科医院那个好
友情链接